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

大庆警方破获跨省盗窃原油案 回收遭当地阻挠


发布时间:2019-11-04来源:亚博水利报

大慶警方破獲[一起 的英 文:with]特大跨四省盜竊原油案件,涉案原油達1萬餘噸,意外的是,在回收被盜原油時卻遭到[當地 的英 文:local]強力阻撓。大慶警方向滄州方麵派出了60多名警力和技術人員,但近兩個多月過去,仍未能收回涉案的被盜原油

本刊[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王全寶(發自河北、黑龍江)

回憶起滄州4·28特大涉油案偵辦情況,黑龍江省大慶市公安局油田分局局長孫化呈至今還是[感 的英 文:sense]慨萬千。

在他看來,這是迄今為止大慶警方跨省打油案件中最為複雜的一起,“偵查時間長,利益鏈節點多,犯罪隱蔽且橫跨四省!”他[告訴 的拚音:gào su][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新聞周刊》。

在盜油[問題 的拚音:wèn tí]上,大慶市公安局的打擊力[度 的英 文:attitudes]逐年加大〖亚博研究中心〗。經過幾年治理,黑龍江省內非法煉油問題[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基本絕跡,[但是 的英 文:But],偷油行為還是時有[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新的趨勢是,犯罪分子在大慶[區域 的英 文:regional]內偷油後,向外省販賣。

隻有徹底消滅偷油終端利益鏈條,才[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杜絕偷油案件的發生。大慶警方的打擊範圍由此擴展至省外,從2012年[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先後破獲了遼寧、吉林“5·10”案件,內蒙古“3·30”跨省偷油大案。

最近,大慶警方又破獲了另外一起特大涉油案件,涉案原油達1萬多噸,其利益鏈條延伸至河北省滄州市■亚博太阳能■。

延伸至河北滄州的利益鏈條

2012年11月,警方在偵辦大慶市下轄的大同區和肇州偷油案件時,順藤摸瓜至被盜原油終端銷售點。經過進一步偵查發現,這是一起盜、收、煉、化集團性涉油案件。

於是,大慶警方開始派偵查員“經營”這個利益鏈條,發現被盜原油從大慶經過吉林銷往遼寧省錦州市北鎮市。在大慶經過吉林路段再到遼寧的路上,均有專人[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保障油車暢通無阻。如果要保障油車順利通過,每台車要向[保護 的英 文:protects]方支付2。8萬元費用。

從去年冬季再到今年春季,警方一直“經營”這個盜油鏈條,發現被盜原油在遼寧經過簡單脫水後,又銷往河北;同時又發現,每隔一段時間,就有掛著河北牌照的車輛來遼寧收取脫水後的原油。於是,警方又派人跟蹤河北來的車輛,發現從遼寧到河北路段,油車基本不需要有專人“保車”,尤其是到了滄州轄內的黃驊市,油車更是暢通無阻。

經過專案組的調查,案情基本明朗:大慶市大同區李殿林等人在大慶油田盜竊、收購原油,並將盜竊的原油初步預熱、脫水後,由遼寧的尚德營安排罐車將原油沿大慶、肇源、鬆原、長春、四平、[沈陽 的拚音:shěn yang]、鞍山運至遼寧省錦州市北鎮市李某設立的預溫點,對原油進行二次脫水後再銷贓給河北的孫學真。孫學真在尚德營處將原油裝車後,沿錦州、興城、秦皇島、沿海高速、天津銷贓給河北省滄州市遲洪海經營的海通石油[產品 的拚音:chǎn pǐn]有限公司,以及王金山經營的富康燃料有限公司。

4月28日,大慶公安機關出動警力近300人,在黑龍江、吉林、遼寧、河北四省同時行動。當天淩晨時分,大慶市公安局長曹力偉帶領民警到達滄州市,第一時間向滄州市公安局長張清通報案情並請求協作。

這次抓捕行動得到了滄州市公安局的[支持 的拚音:zhī chí]與配合。當天,大慶警方在四個涉案省份控製了93名相關人員,經過排查後,對63名嫌疑人采取了強製措施。

據海通公司涉油嫌疑人遲洪海供述,自2011年11月至2013年4月28日期間,他通過孫學真等人非法收購大慶油田及[其他 的英 文:other]油田被盜原油2萬多噸。富康公司主犯王金山則供述,自2012年9月至2013年4月28日期間,通過孫學真等人非法收購大慶油田及其他油田被盜原油2千多噸。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獲取的工商檔案資料顯示,海通公司、富康公司兩家[企業 的拚音:qǐ yè]均無國家[計劃 的英 文:plan][指標 的英 文:indexes]原油,且不具備收購、銷售原油及成品油資質。

6月5日,大慶市肇州縣人民檢察院以涉嫌盜竊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對提請的45名犯罪嫌疑人[全部 的英 文:all]批準逮捕。

收油受阻

為了準確掌握海通公司和富康公司盜竊大慶市原油數量,大慶警方對查扣油品進行色譜分析。經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大慶油田勘探[開發 的英 文:developing]研究院鑒定,在海通公司院內查扣的油品中,7000餘噸原油結構組分與大慶原油組分一致;在富康公司院內油品中,有1000多噸原油結構組分與大慶原油組分一致。

但是,將[這些 的拚音:zhè xie]被盜原油運回大慶時,卻遇到重重阻礙。

[由於 的拚音:yóu yú]路途遙遠,經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批準,決定將海通、富康兩公司院內原油就近由大港油田第二采油廠代為回收。5月9日[上午 的拚音:shàng wǔ],大慶公安機關開始回收被盜原油,同時中石油集團公司[總部 的拚音:zǒng bù]和大港油田第二采油廠也派人參加收油行動。但在原油裝桶過程中,意外就發生了。

當天,犯罪嫌疑人及其親屬開始圍堵廠區大門,並向院內投擲磚塊。大慶市公安局油田分局長孫化呈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兩個涉案公司門前聚集了30至50位犯罪嫌疑人的親屬,他們用機動車輛封堵海通公司前後院門,並搭起帳篷,阻止原油回收[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

期間,犯罪嫌疑人家屬打出“大慶警方立即釋放無辜人員”“還我人權”等條幅標語。有人還喊[出口 的拚音:chū kǒu]號:“絕不讓公安機關拉出一滴油”。更有甚者將大港油田采油二廠停放在收油現場車輛的輪胎紮破,威脅企業前來回收原油的罐車司機。

參與回收的企業向當地警方報了案,滄州市公安局渤海新區公安分局出警後,經過協商,回收企業才勉強得以運走三車被盜原油,共計30餘噸。

之後,被盜原油回收工作再次受到犯罪嫌疑人親屬及部分當地群眾阻撓,回收工作被迫停止。

在收油受阻近兩個月裏,大慶市公安局油田分局大隊長林軍要往返於海通公司和富康公司之間,對兩家公司院內的設備和油品實行24小時巡邏、看護,防止盜、搶。“我參與過多起跨省打擊盜油案件,這是第[一次 的拚音:yī cì]碰到收贓受阻。被盜原油收不[回去 的拚音:hui qi][我們 的拚音:wǒ men][無法 的英 文:to be][離開 的拚音:lí kāi]這裏。”說起此事,林軍顯得很無奈。

據大慶市公安局負責人向《中國新聞周刊》透露,目前大慶市公安局派駐海通公司和富康公司民警、企業保衛人員及專業技術人員共有60多人。

在收油過程中,海通和富康公司所在地南大港產業園區屬的法院、安監、環保等部門也來到了收油現場。

法院稱,要對兩家企業進行訴訟保全,查封企業資產,後被大慶警方駐地人員以“先刑事後民事”予以拒絕;隨後南大港產業園區的安檢、環保部門以[安全 的拚音:ān quán]、環保為由,要求對上述兩個企業進行日常監管,大慶警方同意其進公司檢查,但拒絕入住,認為這不符合相關規定。

“當地政府向警方提出[這樣 的英 文:then]或那樣的無理要求,意在幹擾警方辦案,目的就是阻止贓物回收。”一位不願具名的大慶警方人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

7月2日,到達現場的《中國新聞周刊》記者看到,海通公司大門左側有一個板房,後麵搭著帳篷,不時有人探出頭來向公司院內張望。同樣,在富康公司大牆外,有兩輛轎車停在大門附近監視公司院內情況。

警方與警方之間的“不配合”

原油返還工作受阻後,大慶市公安局長曹力偉多次與滄州市公安局局長張清取得[聯係 的拚音:lián xì],請求配合。5月24日,大慶市公安局油田分局局長孫化呈與滄州市公安局副局長劉劍波會麵,表達了[希望 的拚音:xī wàng]當地警方[大力 的拚音:dà lì]配合的急迫心情。

孫化呈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滄州警方給予的答複是,此事件要想得到[解決 的拚音:jiě jué],還是要依靠當地的黨委和政府,所以大慶警方[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找政府去解決。

而大慶警方認為,按法定程序,他們[隻能 的拚音:zhǐ nénɡ]與滄州警方溝通協調。“讓大慶警方與南大港產業園區進行溝通,是滄州警方不負責任的[表現 的英 文:performance]。”孫化呈說。

更富有戲劇性的是,5月10日,滄州警方向黑龍江有關方麵舉報:群眾反映,大慶警方開展現場抓捕時,存在粗暴執法的問題。

大慶市公安局立即派紀檢監察等部門[成立 的英 文:was founded]了專門調查組,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工作人員在執法過程中,不存在當地反映的野蠻執法、吃拿卡要和徇私枉法等問題。

6月17日下午,孫化呈再次與滄州市公安局副局長劉劍波通話,進一步闡明,大慶警方要盡快收繳拉運現場扣押的油品。

劉劍波則答複稱,拉運油品前,大慶警方應該到滄州評估可能引起群體性事件的風險等級,製定處置群體性事件的預案,待不穩定因素得到解決後,再研究拉運原油一事。

孫化呈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當地警方配合大慶警方拉運原油是法律規定的責任。滄州警方應主動做群眾工作,依法處理阻撓拉運原油、聚集鬧事者。

7月2日,滄州市公安局副局長劉劍波在[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中國新聞周刊》記者采訪時表示,他與孫化呈協商的[建議 的英 文:pointers]是,“盡快落實證據,把群體性事件處理好,把被盜原油盡快清理回去”。

而關於“落實證據”,劉劍波解釋稱,是要確定查封扣押的原油是否屬於大慶。而對於[如何 的拚音:rú hé]才能落實上述證據,劉以辦案程序為由拒絕透露。

對此,孫化呈則稱,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大慶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具有國家級實驗室資質認證資格,“這是國內僅有的石油鑒定機構之一,是非常權威的。”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通過獨家渠道獲悉,在原油回收起爭議之初,河北警方和黑龍江警方均向公安部治安局反映此事。為此,5月17日,公安部治安局主持召開了協調會,河北警方和黑龍江警方均派人參加。

據知[情人 的拚音:qíng rén]透露,此次[會議 的拚音:huì yì]治安局建議有三項內容:一、在沒有解決當地群眾圍堵、上訪的情況下,企業不能回收被盜原油,大慶警方要配合滄州警方做好群眾的維穩工作;二、在滄州市警方不配合的情況下,企業也不能回收被盜原油;三、原則上查扣的贓物中非大慶原油的部分,企業不能回收。

“如果按照上述三條回收被盜原油,那麽就意味著:被盜原油能否回收、什麽時間回收以及回收多少,都將由當地政府決定。”上述知情人說。

對於上述三條[意見 的拚音:yì jian],大慶警方提出異議:一、對於所謂犯罪嫌疑人親屬上訪或所謂群體性事件,這不同於一般的拆遷等侵害群眾利益所引發的群體性事件,而是一起違法犯罪事件,這些參與者[都是 的拚音:doushi]犯罪嫌疑人家屬及其雇傭的人員;二、有證據[證明 的拚音:zhèng míng],當地政府在背後支持;三、按照法律規定,有人阻撓企業回收原油,也應該是當地公安機關進行處理;四、按照刑事訴訟法規定,大慶公安機關是依法來處理被盜原油的。

孫化呈認為,這不是簡單的兩家企業鬧糾紛,這是一起刑事案件,是犯罪分子盜竊國家原油。

按照《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335條要求:對異地公安機關提出協助調查、執行強製措施等協作請求,隻要法律手續完備,協作地公安機關就應當及時無條件予以配合,不得收取任何[形式 的拚音:xíng shì]的費用。

“公安機關異地辦案屬地公安機關應該予以配合,而不能讓我們與當地政府進行溝通,這對法律是[一種 的英 文:one]褻瀆!我們也想幫助當地警方安撫犯罪嫌疑人親屬,但是作為異地辦案機關,按照法律規定,我們沒有這個權力啊!”孫化呈說。 ★

分享到:
网站地图